国会选举临近,拜登面对欧佩克+减产决定选择有限

G3小助手 · 2022年10月13日 · 浏览 501 · 全球 · 打印

美国总统拜登在国会中期选举前面临油价上涨的复杂局面。美国政府在应对油价上涨方面选择有限。此前,它将这一点归咎于俄罗斯和沙特。莫斯科并不掩饰其对价格上涨的希望,而利雅得则否认其通过减产故意伤害美国。

在减产和提高油价的决定之后,许多美国官员呼吁重新审视与利雅得的关系。他们还表示,它选择了获得暂时的狭隘利益,以拉近与俄罗斯关系。

几天前,欧佩克+决定石油减产,且相当于全球需求的2%

白宫的挫败

几天前,欧佩克+宣布,每天减少石油产量200万桶,约占全球需求的2%。美国政界认为,这一决定不仅是沙特对拜登总统政府的一记“耳光”,也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胜利”。因为该国希望提高油价以继续为乌克兰战争提供资金。

《华尔街日报》10月11日周二报道称,利雅得拒绝回应美国关于将减产决定再推迟一个月执行的请求。

而沙特的拒绝代表着白宫的挫败。此前,白宫高度依赖拜登2021年7月对沙特的访问,并将其作为两国战略关系一个新的、成熟的起点。

此事正值拜登总统希望在11月8日举行的中期选举前保持汽车燃料低价之际,特别是目前民主党失去众议院支持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参议院也是如此。

11日周二,白宫宣布美国总统在决定减少石油产量后重新评估与沙特的关系。那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海湾国家分析公司首席执行官乔治·卡菲埃罗(Giorgio Cafiero)表示,他担心的是华盛顿在对当今问题的看法上会重蹈覆辙。

他发推文称,“我担心的是,我们正在重复冷战时代的错误,将每个国家都推向亲西方或亲莫斯科的阵营中。就像我们误认为穆罕默德·摩萨台(50年代中期任伊朗部长)和(贾迈勒)阿卜杜勒·纳赛尔是苏联的棋子。许多人认为,与莫斯科合作的阿拉伯国家是亲俄反美阵营的一部分!但实际上,情况要复杂得多。”

“NOPEC”法案:禁止石油生产或出口卡特尔

政治利益还是财政账户?

关于利雅得减产背后的动机,美国专家意见不一。有些人认为,其目的是寻求纯粹的经济利益,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一决定可能与损害民主党政府和拜登总统的希望有关。

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主任拉里·萨巴托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我关注的是,当汽油价格下跌时,总统通常不会从中受益,但当汽车燃料价格上涨时,他们就要付出代价。而价格越高,惩罚也就越严重。选举问题很复杂,而投票模式则极其复杂。而且你不能把这简单地看作一件事。”

戴夫·德罗什:高油价危机的时机给拜登带来了一个大问题

时间是个大问题

至于国防大学安全研究教授、前美国军方官员戴夫·德罗什(Dave DesRoches),他则认为:“沙特与俄罗斯和欧佩克一起做出减产的决定,民主党认为这是对美国政府的一记耳光。这反映出沙特人非常希望能够限制拜登总统的权力并使其政府陷入瘫痪。”

德罗什认为,最近这件事发生的时间及其与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的密切联系“使这个问题变得非常一个大问题。因此,支持乌克兰对抗俄罗斯人一事在华盛顿得到了广泛的跨党派支持。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人认为,沙特支持高油价就是支持普京在乌克兰的战争。“这不是沙特想要的局面,因为这在一段时间内会损害其名誉。”

美国人的苦难和即将到来的选举

德罗什强调称,“总之,能源价格,尤其是美国的汽油价格,对华盛顿来说是一个非常情绪化的问题。还有即将举行的中期选举,预计拜登总统所在的政党将失去席位并控制至少一个国会众议院。”

执政党即拜登的民主党经常因经济出现问题而受到指责。因为拜登领导下的通货膨胀率飙升至历史高位。

拜登总统的态度很复杂,特别是在他在前几个月撤回了超过两亿桶战略石油储备之后,这个数字占美国6亿桶石油储备的三分之一。此前美国花费了3年的时间才填补了这个储备空缺。

拜登真正的困境

沙特已经支持减产决定,因此那些主张恢复两国关系的人受到了质疑。而与此同时,美国在增加全球石油供应方面几乎没有其他选择。

德罗什表示,华盛顿其中一种选择是放弃对美国国内生产的各种限制。但是,这会遭到拜登所在政党的很大一部分人的反对,并且并不会对大选前的价格产生任何影响。拜登此前已经撤回了美国战略石油储备,而现在不能再这样做了,因为这需要重新补充。

拜登还可以选择接触那些因美国制裁而被孤立的石油生产商,特别是委内瑞拉。但是,于拜登而言,这在政治上又是存在问题的。

德罗氏指出,拜登可能会寻求通过停止销售“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等主要武器来迫使沙特生产更多石油。但他警告称,“这种行为将被是一场非常危险的游戏,会破坏美国作为全球武器和防御系统供应商的信誉。”

另一方面,前国务院官员、现为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专家的亚伦·大卫·米勒(Aaron David Miller)发推文表示,“美国政府认为,美国与沙特的关系大到不能失败,而且非常重要。美国在与沙特在安全领域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但是如果根据过去的情况,那么就不太可能使用这个影响力。这对拜登来说是一个真正的困境。”

所以拜登的选择非常少。他近期唯一能做的选择(在选举之前)似乎就是将通货膨胀归咎于普京对俄罗斯的战争,并试图将选民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问题上,比如堕胎法案。

这种方法可能会奏效,但美国公众越是关注能源供应和价格,就越能够清楚地发现,拜登无法在短期内解决美国选民关心的这个重要问题。

本平台内的所有公开展示数据均来自于公开互联网,且仅做功能测试数据所用。它们并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本平台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访客和相关方自行核实。